【為什麽發快遞要集運到香港】 【為什麽發快遞要集運到香港】 
社評:英國與歐洲聯盟關係為何不會破裂
//www.CRNTT.com   2020-10-15 00:03:14


  中評社北京10月15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英國《泰晤士報》10日報道,英國和歐洲聯盟已經決定,在可能無法達成廣泛協議的情況下,雙方有可能會在航空、公路運輸以及海上捕撈問題上達成協議。這標誌著英國和歐洲聯盟經過一系列緊張磋商之後,正小心翼翼地尋求妥協方案。

  英國脱離歐洲聯盟,是歐洲一體化進程中的歷史性事件。雖然歐洲聯盟決定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談判中懲罰英國。但是,馬拉松式的談判,使得歐洲聯盟意識到,英國國內的政治決定了,如果歐洲聯盟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問題上不斷向英國施加壓力,英國國內反對歐洲聯盟的聲音可能會持續高漲。

  英國因為脱離歐洲聯盟已經出現分裂的跡象。蘇格蘭、北愛爾蘭準備舉行公民投票。如果公民投票的結果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分崩離析,那麼,英國將會陷入混亂,到那個時候,歐洲聯盟國家的利益將會遭受嚴重損害。

  正因為如此,布魯塞爾的官員們一方面試圖向英國施加壓力,殺雞儆猴,確保歐洲聯盟成員不會重蹈覆轍,但是,另一方面態度謹慎,擔心出現連鎖反應。如果英國因為公民投票脱離歐洲聯盟而導致國家分裂,那麼,歐洲聯盟將會受到連累。正因為如此,新組建的歐洲聯盟領導集體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問題上態度緩和,希望早日達成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協議。

  然而,歐洲聯盟各成員國已經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問題上達成一致意見,歐洲聯盟不僅要求英國付出經濟代價,而且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之後,要求英國必須重新與歐洲聯盟談判,以便加入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統一市場。

  對於英國來説,可以拒絕支付脱離歐洲聯盟的費用,但是,無法離開歐洲聯盟這個統一的大市場。如果英國拒絕談判,或者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完全脱離歐洲聯盟,那麼,英國自身的利益也很難得到切實有效的維護。正因為如此,英國首相約翰遜雖然威脅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完全徹底脱離歐洲聯盟,可是,英國政府已經意識到,英國不可能獨立存在,英國必須在交通運輸和漁業捕撈等方面與歐洲聯盟展開磋商,因為英國交通運輸離不開歐洲聯盟,英國在漁業捕撈方面與歐洲聯盟更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此前筆者曾經大膽預言,英國脱離歐洲聯盟不可能出現劇烈的震蕩。這是因為英國離開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之後,雙方貿易關係仍然存在。只不過英國已經不是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的成員。但是,英國仍然是世界貿易組織的重要成員。英國完全可以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與歐洲聯盟保持聯繫。換句話説,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最低限度是,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與歐洲聯盟成員開展貿易合作,這對於英國來説,沒有多大的損失,對於歐洲聯盟來説,也是可以承受的代價。

  首先,英國和歐洲聯盟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完全可以按照世界貿易組織規則處理雙邊貿易關係。世界貿易規則是建立在西方國家貿易規則基礎之上,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與歐洲聯盟成員的貿易規則之間有著高度的契合。

  與世界貿易組織規則不同之處就在於,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規則通過簽訂關税同盟,在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內部各成員之間取消關税,實行貿易便利化政策。英國不能享受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的規則,但是,英國可以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與歐洲聯盟成員保持經貿聯繫。如果歐洲聯盟成員認為,繼續按照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的規則與英國開展貿易,有利於保護自己的利益,那麼,不管英國與歐洲聯盟是否達成協議,歐洲聯盟成員都會按照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的規則處理與英國的關係。從這個角度來説,英國完全沒有必要擔心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脱離歐洲聯盟。

  總而言之,英國脱離歐洲聯盟,沒有與聯盟達成新的經貿協議,並不會影響英國與歐洲聯盟的經貿合作。歐洲聯盟成員有可能會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與英國開展經貿關係,也可以單獨按照歐洲統一大市場的規則與英國開展經貿合作。英國企業完全可以通過在歐洲聯盟設立分支機構,繼續享受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規則所帶來的優惠待遇。

  其次,困擾英國與歐洲聯盟關係的主要是交通運輸。英國絕大多數航線都要經過歐洲聯盟,如果英國與歐洲聯盟在民用航空和公路運輸方面無法達成協議,那麼,英國和歐洲聯盟都無法承受由此帶來的損失。正因為如此,英國和歐洲聯盟願意在談判過程中,優先解決航空和公路運輸的問題。英國《泰晤士報》把這項協議稱之為“微型”貿易協議。這是一種非常形象的説法。它標誌著英國和歐洲聯盟的貿易談判代表願意在務實基礎之上,優先解決交通問題,因為這關係到英國和歐洲聯盟的跨境運輸。如果不能在航空和公路運輸等方面達成協議,那麼,英國有可能會被徹底孤懸海外,從大西洋兩岸的橋頭堡,變成一個真正的孤島。從這個意義上來説,在交通運輸等沒有政治含義的問題上達成協議,不會影響英國國內的政治走向,當然也不會損害歐洲聯盟的利益。

  第三,歐洲聯盟內部矛盾突出,如果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問題久拖不決,歐洲聯盟將會面臨極大的壓力。歐洲聯盟對外擴張,目的是要建立歐亞統一大市場。可是從目前來看,東歐國家的加入,給歐洲聯盟帶來了許多問題。

  塞爾維亞作為東歐重要國家,加強與中國和俄羅斯的合作,引起歐洲聯盟的高度關注,布魯塞爾的官員們已經公開批評塞爾維亞總統的外交政策,認為塞爾維亞的外交政策不符合歐洲聯盟的利益。布魯塞爾的官員們之所以公開批評塞爾維亞總統,目的是希望在歐洲內部達成一致意見,共同對付俄羅斯和中國。布魯塞爾的官員們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政治企圖,明確要求中歐和東歐國家必須改變立場,與歐洲聯盟國家協調一致,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維護歐洲國家的利益。

  塞爾維亞迫切希望加入歐洲聯盟,因此,高度重視歐洲聯盟的批評意見。但是,塞爾維亞總統已經明確表示,塞爾維亞是一個主權國家,塞爾維亞願意接受各種建議包括布魯塞爾的批評,但是,塞爾維亞將繼續強化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

  塞爾維亞總統承認所有的“錯誤”,並且不無諷刺地指出,總統本人將會承受所有的批評,但是,塞爾維亞今後將會堅持自己的外交政策,按照自己的意願強化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

  歐洲聯盟與塞爾維亞的關係,從一個側面説明,歐洲聯盟在如何處理與中國、俄羅斯關係問題上已經有了明確的立場。歐洲聯盟希望其他歐洲國家都能跟隨歐洲聯盟,或者協調與歐洲聯盟的立場,共同對付中國和俄羅斯。歐洲聯盟希望在中美兩國以及俄美兩國戰略博弈中扮演關鍵角色,希望歐洲聯盟成為國際政治舞台上的主角,處理好與美國、俄羅斯、中國的關係。但是現在看來,歐洲聯盟緊隨美國,唯美國馬首是瞻,已經讓歐洲聯盟失去了主動權。塞爾維亞獨立自主地開展對外貿易關係,處理與中國、俄羅斯的外交關係,目的是為了維護塞爾維亞自身的利益。如果歐洲聯盟不斷向塞爾維亞施加壓力,那麼,最終有可能會出現強烈反彈。

  正因為如此,歐洲聯盟一方面強調自己的主體性,希望主導歐洲事務,並且在國際地緣政治關係中扮演關鍵角色,可是另一方面又擔心對歐洲國家施加壓力,威脅到歐洲聯盟的戰略地位。

  歐洲聯盟在處理與英國關係方面實際上已經陷入類似於“塞爾維亞”這樣的困境。塞爾維亞希望加入歐洲聯盟,因此,歐洲聯盟對塞爾維亞施加壓力。可是,塞爾維亞可以不加入歐洲聯盟,如果歐洲聯盟不斷向塞爾維亞施加壓力,威脅到塞爾維亞的主權,那麼,塞爾維亞有可能不再提出申請,到那個時候,歐洲聯盟處境將會十分尷尬。歐洲聯盟處理與英國關係面臨同樣困境。如果不斷向英國施加壓力,英國拒絕與歐洲聯盟談判,歐洲聯盟將會竹籃打水一場空。正因為如此,歐洲聯盟試圖向英國展示強硬立場,但是,又不希望與英國關係破裂。在事關英國與歐洲聯盟切身利益的交通運輸問題上,歐洲聯盟願意與英國達成協議。可以這樣説,歐洲聯盟已經意識到,自己不可能“一手遮天”。對於塞爾維亞歐洲聯盟只能提出協調立場的建議,而對於英國這個已經決定退出歐洲聯盟的歐洲國家,歐洲聯盟只能採取策略性的解決方案,在交通運輸和海洋捕撈等方面達成協議,逐漸改善與英國的關係,從而使歐洲不會因為英國退出歐洲聯盟而四分五裂。

  歐洲聯盟的發動機法國和德國領導人雄心勃勃,希望在歐亞一體化進程中邁出更加堅實的步伐。但是現在看來,如果歐洲聯盟動輒採用威脅的方式,要求歐洲聯盟成員或者申請加入歐洲聯盟的成員必須按照歐洲聯盟的外交政策處理國際事務,那麼,歐洲聯盟的公信力、凝聚力和影響力將會不斷減弱。

  歐洲聯盟必須充分意識到,統一大市場固然有吸引力。但是,歐洲聯盟統一大市場建設如果出現嚴重的壟斷和排外現象,那麼,歐洲聯盟有可能會逐漸地走向封閉,歐洲聯盟的競爭力有可能會大幅度下降。

  歐洲聯盟領導人必須充分意識到,尊重歐洲各國主權是歐洲一體化的前提條件,妥善處理英國脱離歐洲聯盟事務,是歐洲聯盟面臨的最大考驗。如果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問題上久拖不決,或者態度強硬,拒絕與英國談判,那麼,歐洲聯盟失去的不僅僅是英國,同時也將失去歐洲其他國家的信賴。

  歐洲聯盟正面臨轉型,新的領導集體似乎尚未進入角色,在處理英國脱離歐洲聯盟這個歷史遺留問題以及塞爾維亞加入歐洲聯盟申請的問題上,布魯塞爾的官員們顯得過於粗暴。歐洲聯盟必須意識到,人類文明的多元化發展決定了,歐洲聯盟必須有更多的包容性。在制定各項政策的過程中,必須考慮到其他國家的實際情況。如果按照自己的標準衡量其他國家的發展道路和發展模式,那麼,最終必然會導致歐洲聯盟與其他重要經濟體的關係越來越緊張。

  英國和歐洲大陸國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英國許多貴族豪門在歐洲聯盟成員國有大量的利益,因此,英國首相卡梅倫選擇公民投票,導致英國脱離歐洲聯盟,不符合英國上層人士的利益。但是木已成舟,英國一定會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繼續強化與歐洲大陸國家的聯繫。只不過英國與歐洲聯盟已經“離婚”,不管簽訂怎樣的財產分割協議,都無法使雙方迴心轉意。英國可能會因為脱離歐洲聯盟而加劇分裂,而歐洲聯盟可能會因為英國脱離歐洲聯盟而失去向心力。這是一個“雙輸”的結果。但願布魯塞爾的官員們意識到,如果在英國脱離歐洲聯盟的問題上繼續採取強硬的立場,那麼,有可能會導致兩敗俱傷。


    相關專題: 中評社社評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為什麽發快遞要集運到香港】 【為什麽發快遞要集運到香港】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